DSCN0561  

article by: Summer Dad

photo by : Summerriver

 

中南美洲有一些獨特的都市化過程,所留下來的特殊都市地景, 被指定為世界文化遺產,加以完整保存。2011年11月下旬, 有幸來到智利,一訪南美洲太平洋岸最大的港口, 世界遺產瓦爾帕萊索,Valparaiso.

 DSCN0516  

Valparaiso 是智利首都聖地牙哥的外港,曾經是智利最重要的港口,繁盛一時,港口旁一排排過去的洋樓商號,其繁複的立面雕飾和典雅的建築形制,說明了當年的商業金融中心的地位。
DSCN0500  

港口邊的平地有限,沿著陡峭的山坡,推測當年是來此討生活的各種移工,逐漸沿著山坡,搭建各式棲身之居,城市本身,也由港口到港邊到山坡,逐步蔓延拓展。同時,也是推測,當年對山坡上的建築,並無一套明確地規劃,而任其自然繁衍,也逐漸形成今日所見,Valparaiso 觸目心驚的景觀。
DSCN0531  

平地港邊的市街,整個規劃其實是完備的,也看得出其間新舊中心轉移的痕跡。但是,一旦到了山坡,立刻就難以尋找其間的規則。

山坡的 Valparaiso,是這個城市最獨特的地景,幾乎,沒有相鄰的兩棟建築是一個樣子,不論是建材、結構、形制、色彩,以及當下的使用,都不相同,沿著山坡,錯落其間,毫無秩序。特別是,整個城市四處可見的塗鴉,以及繽紛的色彩,更不斷凸顯這個城市的空間和景觀的異質性。

DSCN0535  

初看之下,Valparaiso 的山坡,還真是廢墟,沒有幾棟建築是完整的,不是破敗,就是殘缺,或是凌亂,甚至畸形,到處塗滿各種色彩或塗鴉,建築之間,前後高低亂陳,並無章法,每個轉彎,每個角落,都有不同的風景,不僅難以連續,甚且是巨大反差。


城市地景的失序感,最能夠表現在,散佈於不同街角的各式藝品店或藝廊內的展品,毫無疑問地,不斷引領著旅人或遊客,藉由攝影、畫作、雕飾,不斷凝視 Valparaiso 的頹廢,破敗,無序與反差。
DSCN0557  


城市地景的無序感,不僅表現在空間,也表現在時間上。山坡上,不同時代感的建築交錯,甚且,有許多缺乏明確時代背景的建築,蔓延在山坡各處。即使一段街道,也無法明說其主要的形成時代。街的這邊,有著石造的建築,彷彿數百年前的時間凝滯,其旁卻是年代不詳的破落磚造矮房;街的那邊,有著典雅古樸的木造樓房,隔壁是數棟鐵皮簡陋,陽春卻色彩艷麗的建築,中間穿插著畫家的工作室,以及南美風格強烈的小餐廳。這麼一段街道,可說是把時間打散,再拼貼在空間上,令人無法定著。
DSCN0559  

DSCN0566  
Valparaiso 的地景,無疑是邊緣地,混雜地,非主流地,這相當程度激發市民和旅人的創作欲望。這裡,不僅有許多畫家,攝影家,更有一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Neruda,其文學作品和故事,更是這個城市的資產。走在雜亂的街上,反而比「先進」的聖地牙哥,有著更豐富的文化感受,因為,每個陡坡,就有許多個性鮮明的建物,吊兒啷噹的站立著,喜歡與否,悉聽尊便,這種調性,正是Valparaiso 的個性。

DSCN0564  

進一步細究,Valparaiso 地景的混雜性,卻似乎缺少了一種抗議色彩,也沒有清晰的叛逆性格。或者說,我們似乎無法從破敗的 Valparaiso 地景中,讀到不滿,讀到不平,讀到企圖顛覆體制的訴求。這些殘破,也不曾強烈地表達一種關於階級、族群、性別,地域的對抗或壓迫。這裡,不同於巴西里約或墨西哥市的貧民窟,一種因極度貧困而形成的階級壓迫地景。
DSCN0568  

可以說,Valparaiso 地景的現貌,彷彿只是一種歷史的偶然,將諸多元素拼貼在這個港口城市的山坡,而巧妙地呈現出一種獨特的,難以言喻地,無法複製地美感。喜歡的人,為這份美感流連歌詠,彷彿 Valparaiso 是世間稀有之景。不喜歡的人,覺得這是難堪的殘缺,令人無法忍受的頹廢和雜亂,絕無任何美感可言。
DSCN0570  

不論喜歡與否,Valparaiso 被列為世界遺產,恰恰證明了其地景的獨特性和不可替代性,更是人類都市發展中,稀有而珍貴的經驗,值得完整地保留。我們有幸住到世界遺產範圍內,一棟矗立在陡峭山崖邊,木造舊屋所經營的 B&B,貼近地感受此一獨特的空間經驗,真可說是智利行之中,最耐人尋味的經驗。比起上回一個人特地駐留三天,同樣是世界遺產的魁北克,我個人更讚嘆殘缺地景的深刻和異質,特別買了一幅攝影作品和一本攝影集,藉由當地人的凝視,將 Valparaiso 收藏為個人一生之中,最最珍貴的回憶之一。

DSCN0571 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ummerriver 的頭像
summerriver

夏天的熊

summerri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